您的位置: 首页 >> 自然生态

大通彩票

发布时间:2019-02-07 02:18:4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秘鲁对廉价中国货“爱恨交加” 本土企业愁饭碗

秘鲁是与中国相隔1.6万公里、远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南美国家,但它看上去就像是中国的邻国。近日到秘鲁采访,扑面而来的是浓郁的“中国风”:首都利马沿街满是挂着Chifa(中文“吃饭”的音译)和汉字招牌的小餐馆,市场上无处不见中国货,一张张和东亚人差不多的面庞更让人有“老乡见老乡”的感觉。但亲近感背后也有一些小矛盾,大量进口、违法报关或走私等原因造成中国服装价格过低,已影响到部分秘鲁人的饭碗,民间的烧中国服装和政府的反倾销调查正考验着中秘两国贸易。不少秘鲁有识之士表示,秘鲁应借助中国制造的冲击来提升本国的竞争力,而中国企业也要考虑如何化解当地人的就业问题。

“血脉深情”方便政商交往

一百多年前,大批中国人跨洋渡海到达秘鲁,建设铁路、发展农业。在利马唐人街中华通惠总局的大厅里看到当年清光绪皇帝题写的“通商惠工”横匾。据中华通惠总局主席萧孝权介绍,这是光绪皇帝唯一一次为外侨社题匾。秘鲁华人经历过颇为艰辛的发展史,如今,他们已超过秘鲁总人口的10%,不少人成为政界、商界精英。萧孝权说,华人的努力与祖国的强大是他们赢得尊重的根本所在。让很多秘鲁华人感到自豪的是,中国人改变了秘鲁人的饮食习惯。“Chaufa(炒饭)”、“Wantan(馄饨)”等都按照粤语发音,挤进了秘鲁西班牙语字典。在利马数千家中餐馆中,秘鲁客人比华人还要多,当地食客桌上必有一大盘炒饭和一盘炒河粉。

最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还是这个国家与中国难以割舍的“血脉深情”。这种情感上的亲密为两国政商交往带来很多好处。不少在秘鲁投资的中资企业人士都说,秘鲁人发自内心地喜欢中国人,理解中国人的行事方式和传统文化。再加上还有不少人就有华人血统,交流起来就更加便利。目前,中国是秘鲁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国,秘鲁是中国在拉美第七大贸易伙伴。

廉价中国服装引发新摩擦

就像两个朋友即使非常要好也难免出现磕磕碰碰一样,随着中秘两国日益走近,双方经贸关系中的问题也开始暴露。美国学者中的“中国通”沈大伟在新著《中国走向全球:不完全大国》一书中谈到,开采自然资源和大量廉价低端中国制造涌入是引起中国近年来在秘鲁等拉美国家出现负面形象的原因。

刚一抵达利马,就听说嘎玛拉市场8月底发生过焚烧中国服装的事件。9月5日,又有一些人走上街头,要求政府严查非法进入秘鲁的中国服装。当走进热闹非凡的嘎玛拉市场时,居然能发现在中国都不太常见的针线盒、各型号的发卡、别针等小商品,甚至连价格都与在中国的小市场差不多。这个规模在南美都排得上号的服装和小商品市场里,数万商户出售的商品有不少都是“中国制造”。但让不解的是,部分商户似乎对廉价的中国货很反感。在一家大约六七平方米的服装店,30多岁的店主佩佩图阿说,她没有参加烧中国服装的活动,但怕殃及自身,也停业一天,她认为“那是一小部分人发起的,他们害怕竞争”。

当地华商告诉,害怕竞争的是一些以开制衣厂为主的秘鲁商人,他们对中国服装的价格非常敏感。中国服装在这家市场卖得很便宜,是因为有的服装商违法低价报关,有的通过从周边国家走私,这让一些合法经营的厂商感到无法承受中国服装低价带来的冲击。据了解,秘鲁对中国服装纺织品进口有严格限制,虽然秘鲁与中国签有自由贸易协定,但服装纺织品的生产属“敏感行业”,不包括在关税优惠的范围之内。秘鲁太平洋大学APEC研究中心主任费尔南多·冈萨雷斯告诉,中国服装走私的主要原因是有些商人通过贿赂手段打通了海关。但他也表示,秘鲁劳动力成本过高,根本无法与大规模、低成本的中国纺织业竞争。秘鲁大多数服装纺织厂都是家庭作坊式的小厂,也无力参与国际竞争。中国产品近年不断增大对秘鲁传统出口目的地的市场份额,在一定程度上给秘鲁服装纺织品的出口造成困难,使秘鲁对传统出口目的地的纺织品出口减少。秘鲁官方数据表明,2005年到2012年,秘鲁共有1.4万家服装纺织厂关闭

秘鲁对廉价中国货爱恨交加本土企业愁饭碗

,9.4万人失业。

避开产品相同性很重要

中国服装对秘鲁的冲击反映了中国与新兴经济体之间贸易格局的问题。近年来,中国产品受到一些发展中国家反倾销调查。秘鲁有关机构今年6月发起对中国服装产品的反倾销调查。此案涉及276个税号的产品,几乎囊括整个服装纺织业。在阿根廷,中国台式电扇、滚珠轴承、无缝钢管等产品遭遇阻击;在巴西,中国陶瓷餐具、汽车轮胎等产品受到反倾销限制。

这些经贸上的小摩擦,根本无法影响中国对拉美不断增加的投资。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是拉美地区第三大投资来源国。但在贸易方面,“中国制造”却出现“两面性”:一方面让很多秘鲁中低收入家庭享受到价廉物美的商品;另一方面,部分产品与秘鲁产品的竞争导致当地部分人对“中国制造”的不满。就业问题在任何国家都是头号问题,直接关系社会和政府的稳定,当“中国制造”触及到饭碗,就有可能引发贸易保护主义。

从全球看,产业竞争已成制约“中国制造”走向世界的主要问题之一,但理性认识“中国制造”的声音也在各国都能听到。秘鲁外贸协会总经理费雷洛斯9月中旬在协会周刊上发表文章称,低价报关是非法行为,应受惩罚,但要求政府对中国产品征收反倾销税并非解决上述问题的合理方式,“用贸易救济方式去遏制外国产品竞争是不可能的”。秘鲁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安赫尔·马丁内斯告诉,贸易对话理应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之上,“我们身处自由市场的大环境中,应该学会取长补短,学会适应竞争”。

无论是秘鲁国家学者还是当地华商,都提到中国产品在不断扩大发展中国家市场的同时,需要考虑如何化解对方的就业问题。具体的方式如,在当地合作建厂、发展品牌、提供技术、建立职业培训体系等。更重要的是,应鼓励中国企业开发南美国家生产不了的产品,避开产品的相同性。在秘鲁、巴西等南美国家市场上看到的电蚊拍就是这样的产品,这些小商品不仅填补了当地市场空缺,也不会像纺织品等传统产品那样有遭反倾销或反补贴的风险,因此具有很大市场潜力。

中国企业在遭遇反倾销等贸易保护措施时,还应积极应诉,据理力争,维护权益。中国驻秘鲁大使馆经商处近日针对秘鲁对中国服装等产品发起反倾销调查一事表态称,秘鲁的反倾销措施可能会造成中国纺织品对秘鲁的出口下降,这不仅不利于两国贸易的正常发展,也不利于秘鲁消费者,从长远看,对秘鲁服装业也不会有积极意义。

标签: